军事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古代男人逛一次青楼需多少钱?第1页

  在古代逛一次青楼需求多少钱?在不一样的朝代,以及不一样的水平的情况下,花费数额也是不一样的。

  比方,在汉魏晋南北朝期间,青楼文明好像并不兴旺兴盛。这一期间的娼妓,大多由官方安排,或作营妓,或为官妓。专门服务于官方。

  有比方在唐宋时代,除了官府运营的青楼,咱们称之为教坊,或从属兵营;也有私妓,私营单位。而古代名妓大都出自这些私妓。由于,在古代,并不是一切的倡寮都可以叫“青楼”的,只有高档的倡寮才可称为“青楼”。

  并且,青楼的本意本是指富有人家豪华高雅的青砖青瓦的高楼,因富有人家的姬妾和家妓大多数都住在此地,所以到了唐朝的时分,大家就逐渐把这儿称之为烟花柳巷之所。

  在青楼(高档倡寮)的女子并不是尘俗龌龊的,也不是容易都卖身的,大多数是卖艺,她们大多数都是才貌双全的,并且许多人都是才调和气质十分突出的。像苏小小、薛涛、柳如是、鱼玄机、严蕊、李香君等都是非同通常的风尘女子。

  所以在古代,逛一次倡寮,如果是通常或许十分通常的青楼,费用确实很低的,比方在明朝的《梅圃余谈》上就有对于这方面的记载,通常的妓女,看上了,只需求交七文钱,就可以了。

  依据各种史料的记载,明朝其时一文钱=5角;一两银=一千文钱=500元;一两金=一千两银=50,0000元。七文钱即是三块五,是不是感觉到超震惊,怎么会这么廉价。本来这仅仅那种最廉价的娼妓,那些大族令郎,文人骚客是肯定不会看上这种娼妓的。

  那大族令郎和文人骚客们的花销是多少呢?

 

  《金瓶梅》里边有几段有关的记载,西门庆初到丽春院,一出手即是五两银子。依照其时的采购力度,明朝一两银子的采购力度大约相当于如今的500块钱左右。也即是说,像西门庆这么的富有令郎哥,逛次倡寮,不算买东西的花销,碰头需求花费2500块钱!

  在明朝万历年间的《骗经》傍边,张应俞曾经提到,有一位叫做花不如的名妓,她“身价颇高,不与庸俗来往,惟与豪俊交代。每宿一夜,费银六、七两方得”。六、七两的银子,折合如今也即是三、四千块钱。

  依据《武林旧事》记载,宋代人去青楼进门会先上一杯点花茶,这杯茶报价是几千文。之后,上楼落座会上一壶酒,这壶酒叫支酒,又要给老鸨子几贯钱。然后开端摆上酒席叫来姑娘喝花酒,做点该做的工作。加上给龟公、跑腿、丫鬟等各种打赏。这一趟下来少不了几十两银子。

  那也就说,一趟青楼逛下来差不多要一万块钱了。所以,古代的青楼,不是通常人,能够逛的,那些名妓的费用,依据史料记载,其时的秦淮八艳里边最有名的陈圆圆,是报价最高的名妓了。到会一次宴会的花费在3000块左右,唱一首歌也大约是这个报价。她被人买断的报价大约是50万。其时买断陈圆圆的是崇祯,这个报价仍是看在他皇帝的体面上打了必定的折扣。

  而同为秦淮八艳之一的董小宛董姑娘的赎身报价即是白银1500两!换成如今的钱大约即是150万。

  你们还真别觉得,这些都是名人,花销当然会高。事实上晚明的江南的大族子弟最喜欢的即是给那些名妓们开大型趴体。为了给名妓们开大型的趴体,花费个上千两银子那是再多见不过的工作了。

  看来呀,古代青楼还真不是通常人能去的起的!

古代青楼女子会从良吗?

  中国历史上的妓女有两大类,细分有五类。大的来说,有艺妓和色妓之分,前者主要从事艺术表演活动,如同今日之文艺工作者,娱乐明星;而后者主要出卖色相,就是今日人们普遍认为的娼妓。

  但之所以把艺术家和娱乐明星归入妓女,是因为艺妓也经常卖身,只不过作为皇帝妓女的宫妓,经常是想卖身而不得。如果再细致划分,中国历史上的妓女由宫妓、营妓、官妓、家妓和民妓组成。

  而妓女可以说是青春事业,古代的青楼女子都是比较多才多艺的,但是人都会老,老了这些青楼女子去向何方呢?并非只是找个老实人嫁了。首先来说青楼里面的老鸨就不会放过他们,她们是老鸨的赚钱工具,不把他们榨干,耗尽他们的青春年华,那是不可能放他们走的。所以他们要想从良,一般有三种方式!

  一、被有钱的老板赎身从良;二、老了之后削发做尼姑;三、老了之后当老鸨;

  现在很多影视作品中都会有青楼的戏份,这些青楼的女子大多出身贫寒,或者是家里人犯了罪,被罚没或者卖到青楼,身世很可怜。因此,很多青楼女子都有从良的心愿,很多文学作品也写到青楼女子从良问题。

  但是大多以悲剧告终,如着名的杜十娘,将自己在青楼几十年存下来的钱交给太学生李甲,而且自己给自己赎身,但是最后所托非人,无奈跳江自尽!还有明朝末年四大名妓之一的李香君,从良后被公公赶出家门,最后忧郁而死,年仅30岁。像这样从良失败的案例不胜枚举,那么为啥古代女子从良就这么难呢?

  其实很简单,青楼女子要从良的唯一认识男人的地方只有青楼,而经常去青楼的男子能有几个好东西?都是花心大萝卜不说,不是纨绔子弟的富二代,就是混吃等死的窝囊废。而真正懂得欣赏,真心想娶一个青楼女子的十分少见。

  归根结底就是:一是经济问题。 二是观念问题。 三是身体问题。

  

宋代青楼女子想要成头牌需要多高的技术

  我们先看在现代一首知名度甚高的小词,名字叫《卜算子》:
  不是爱风尘,
  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
  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
  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
  莫问奴归处。

  这是宋代的一位风尘从业者所写严蕊。
  严蕊原姓周,字幼芳,浙江省台州人。像封建时代的所有读书人一样,幼芳的父亲自幼苦读诗书,为求有一天能科场得志,天下扬名,但可惜每每时运不济,名落孙山。
  在封建时代,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读书人一旦榜上无名,就意味着脚下无路。说什么“腹有诗书气自华”,诗书到底当不了饭吃。“气自华”在腹中,别人看不到,脸上的菜色却是人人都看能到的。
  为了维持家计,小小年纪的幼芳就出来打工了,工作是在政府经办的歌舞团里做了一名歌舞演员,职责是给各级政府领导提供工作之余的娱乐放松,当时的称呼叫“营妓”。
  两宋时期的娱乐圈没那么好混的,尤其是领头的大姐,对业务能力的要求是相当的高,具体说来,需要具备以下素质:
  首先,要能歌善舞,容貌出众,这是最基本的专业素质要求。尤其唱歌,不能只会对口型,要求在没有乐器伴奏的情况下,能够不跑调清唱,真正的原生态展现;长相也得具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效果。
  其次,多少得懂些文学,读过一些比较有品位的书籍,如《诗经》、《唐诗三百首》等等;如果再能懂点历史,看过《史记》、《汉书》之类的就更好了。要是像凤姐那样只看过《知音》、《故事会》等通俗读物,那是绝对上不了档次的,所以只能感叹凤姐生得逢时。

  第三,脑子还要好使,反应要快,最好出口成诗,文章立等可取。酒席宴前,众目睽睽,你构思上几个小时,宴会都结束了,谁还在那儿傻等着你的精神食粮。再说,这妓女写词,本就是领导酒席前的助兴之物,领导才没有那个耐心等你精敲细打呢。
  再次,得品位高。不仅需要经常阅读时尚新锐期刊,还要定期参加各大城市或省会杭州的四季时装首饰发布会,最好能自己设计服装首饰,保证不与别人雷同。
  最后,看男人的品位也要一流,不能抓到篮里都是菜,出得起钱是大爷,那样名声就完了;得挑一些才高八斗、享有清誉的文人学者,名妓对名士,才是品味。至于媚功,这是从业人员的必备条件,略过。
  古今对比,不能不让人感叹啊!妓女这一曾经很高雅、很有前途的职业如今是彻底堕落了,再不见严小姐这样高素质的好同志,而是充斥了大批素质不高的好逸恶劳者。

  面对人数越来越多的文化水平低下者,青楼只能以降低质量来满足数量。青楼的从业者一味追求通俗化、大众化,结果不但葬送了青楼,也葬送了艺术。
  严蕊若生当此时,也一定会感叹:一代不如一代了。严蕊这首词有三个意思:一是说自己本来是不愿意吃风尘这碗饭的,只因为前世的阴差阳错而身不由己;二自己出身低微,没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三是婉转地求助,请有能力的人为自己做主,摆脱困境。其实,这三层意思还可以归纳为更简练的四个字:给我自由!
  关于严蕊的结局,有人说她出家为尼,隐居去了;也有人说她又嫁人了,嫁的是一个丧偶的宗室子弟,当然是纳她为妾,但这个宗室子弟很爱她,以后没有再娶别的女人,事实上享有与正妻一样的待遇。不管是哪一种,严蕊算是有了个好结局,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也是人们对才女美好的祝福。

古代青楼女子接客前都要跪下叩拜一人?

  作为特殊服务业,妓女这个职业在我国源远流长。估计有人类以来,这个职业就暗流涌动了,不过妓女成为正规军,作为一个合法职业,那要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千古一相管仲。而管仲把妓女合法化,考虑的可不仅仅是经济因素。

 

  事情的起因和齐桓公有关系,有一次齐桓公闲来无事,微服私访。结果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自己的国民居然好多还在打光棍!这个问题放在民间不新鲜,毕竟屌丝天天见。可是对于齐桓公来说就很新鲜了,因为他后宫佳丽三千,每天都可以做新郎,所以没有老婆这件事对他冲击特别大。

  归朝后,齐桓公把这当做大事,郑重地告诉了管仲:咱这齐国的好儿郎好多没媳妇啊,老管你看看咋解决一下啊?这一个问题,就像一根火柴,点燃了管仲思维的火花。然后出了一款超拉轰的设计:对啊,肾上腺经济是最赚钱的经济啊。

  于是,管仲这天才脑瓜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那就是由国家出面,设置国营黄颜色场所。为什么说这个创意是个天才创意呢?因为它可以一石二鸟解决诸多问题。一:主子齐桓公要求解决的齐国大龄青年没有对象的问题,完美解决了。二:最最关键的是,这生意来钱太快了,可以大大的增加国家财政收入。

 

  而钱对当时的齐国来说太重要了,齐桓公各种奢侈要求需要钱,和其他国家交好往来需要钱,那个国家不服气,必须打到它服气,还需要钱,所以着名理财师管仲的这一措施,就大大增加了国家的财政收入,甚至可以说,齐国的霸主地位离不开众多女孩床上的呐喊。

  那么妓女从何而来呢?这种问题对管仲来说太简单了。春秋无义战,天天打来打去,打架就有俘虏,其中的女俘虏就被充斥到了妓院之中。据说在院中,还对女孩们进行集中培训,这样就能更好的服务客户了。这样齐国妓院的名号天下皆知,春秋各个国家的达官贵人纷纷慕名而来。这样好处多多。

 

  一:赚取了大量的外汇,充实了国库。二:齐国政要和他国政要可以面对面交流,齐国成了政治中心。三:客人的消费不是一种,还带动了其他产业,繁荣了齐国的经济。四:好多春秋时期牛哄的人才,乐不思蜀,掉到温柔乡里不走了,当时齐国有个稷下学宫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由此,在管仲的设计下,产生了一个伟大的职业,以至于古代的妓女们,都把管仲当做祖师爷,管仲的画像被郑重的摆放妓院里,姐妹们接客前都拜一拜,感谢祖师爷赏饭吃。

  

青楼女子竟然能骂退西夏十万骑兵

  元丰年间,西夏国梁太后率领军队突袭大宋,其中一路大军包围了宋朝的保安军顺宁寨地区。战事突起,北宋军方没有来得及调度驰援,顺宁寨陷入西夏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当时城寨中不过几千人马,面对城外十万敌军,人人惶恐。

  就在大家都手足无措的时候,妓女李氏挺身而出。平常时节,李氏打开大门做生意,接待了南来北往许多客商,对西夏皇族的那些龌龊事知道的比较清楚。听说此次是西夏梁太后率军来犯,李氏主动请命,撩起衣裙登上城楼,扬声大骂,把梁太后那些隐秘事情一一曝光。西夏将士“皆掩耳”,人人羞愤,张弓搭箭合力齐射,想把李氏给射死。可是,城楼上早就做好了防备,根本就伤不了人家分毫。后来,李氏说话越来越难听,西夏军将领看到杀不死李氏,“恐惧得罪”。非常害怕,于是“遂托以他事”,半夜时分就撤军走了。

 

  于是,北宋边疆轰传妓女一张利口骂退十万敌军的故事。乍听这个故事,很是奇怪,随即心中又有些疑惑。这个荒唐的故事是真的吗?为何妓女能够骂退敌军呢?史料出自《梦溪笔谈》,作者沈括。沈括生活的时代正是宋神宗、宋哲宗时期。史料中有大致时间“元丰中”,有具体地址“保安军顺宁寨”,有人物姓名“李氏”,有李氏骂退敌军原因分析“度李终不可得,恐具得罪,遂托以他事”。应该说,整件事情当是事实。

  那么,究竟是为何西夏军会撤退呢?

  史料中讲了一个重要原因,“恐惧得罪”。西夏将士在恐惧什么呢?这就要说到梁太后的生平、往事了。梁太后是西夏第二任皇帝毅宗李谅祚的皇后,是第三任皇帝西夏惠宗李秉常的母亲。在西夏毅宗去世之后,惠宗皇帝不过七岁,就由皇太后梁氏垂帘听政。梁太后掌控西夏大权前后十八年。梁太后是一位非常有权谋的女性。可是,这位梁太后的出身却多少有些见不得光。梁太后乃是生活在西夏地区的汉人女子,天生丽质,容貌倾城。梁家虽然不是党项族人,却也算是当地汉人中的望族。不过,梁氏的第一任丈夫并非李谅祚,而是西夏权臣没藏讹庞的儿子。

 

  没藏讹庞的妹妹乃是西夏首任皇帝李元昊的宠妃,正是这位宠妃,生下了李谅祚。没藏讹庞做过西夏的两任宰相,权倾朝野。李元昊去世之后,没藏讹庞作为辅政大臣经常出入王宫。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没藏讹庞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外甥李谅祚,自己以国丈的身份掌控朝政。毅宗李谅祚12岁开始就亲自主政,可是,岳父兼舅舅没藏讹庞却不肯交还权力。于是,李谅祚开始秘密笼络大臣,图谋扳倒没藏讹庞。就在这段时间,李谅祚和比自己年长三岁的嫂嫂梁氏搞在了一起。在李谅祚看来,得到梁氏的支持,就仿佛在政敌没藏讹庞的阵营插入了一位最佳间谍。在梁氏看来,李谅祚年轻有为,前途光明,而丈夫没藏公子却不过是个目光短浅胡作非为的官二代。两人的结合,正式强强联手。

  因为李谅祚不听招呼,没藏讹庞开始盘算杀死李谅祚,另立新君。因为有梁氏的通风报信,李谅祚才几次逃过了危机。可是,消息意外泄露,也让没藏讹庞开始怀疑起梁氏。公元1061年,梁氏匆匆入宫告诉李谅祚,没藏讹庞已经发现了梁氏与李谅祚的私情,准备撕破脸大干一场。李谅祚大惊,在毫无退路的情况下,李谅祚宣召没藏讹庞入宫,然后安排下刀斧手。没藏讹庞自诩王宫中多是他的党羽,根本没有把李谅祚放在眼里。结果,没藏讹庞被杀。毅宗李谅祚正式掌控朝政。本年毅宗李谅祚不过14岁。李谅祚为人刚毅,心狠手辣,他下令将岳父家族全部杀死,将皇后没藏氏废黜,随即赐死。不久,李谅祚将梁氏册封为皇后,做了西夏国的第一夫人。

 

  梁太后在位期间多次发动对北宋的战争,元丰五年,梁太后率领三十万大军突袭北宋,李氏痛骂梁太后的故事,应当就发生在那一年。无论梁太后在政坛上取得了多么辉煌的成就,可是在老百姓看来,梁氏也是一个出卖丈夫,与妹夫乱伦的女子。梁太后在位期间对待那些不听话的官员处置非常严厉。西夏的高层人物当然知道梁太后的龌龊往事,可是,西夏的普通军士却大多不知情。为了维护国母的高大形象,西夏将领首先想把污蔑太后的李氏杀死。可是,李氏杀而不死,那西夏将领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赶快离开顺宁寨。梁太后的那些丑事一旦在军中传开,必然会让梁太后嫉恨而大开杀戒。西夏将领又不好做得太过明显,于是借口其他事情,比如宋军有援军即将赶到,赶紧离开是非之地。

  

老照片:青楼女子长啥样?与电视剧形象差距明显

  我们在看古装电视剧时,很多场景会涉及到青楼,在电视剧中看来,青楼是有钱的公子哥们寻花问柳的去所,里面很多妓女都是国色天香的,虽说流落风尘,但依旧有自己的魅力,历史上真正的青楼女子果真如此吗?

 

  图为李金凤,是上海滩的青楼着名妓女,1904年她获得《繁华报》花榜第三名,从此艳名大噪,她在当时是青楼里数一数二的美女,或许是相片的原因,从图中看来,她并不算太漂亮的

 

  图为嫖客在青楼里跟妓女合作一曲,在电视剧中给我们的感觉,青楼就是男人们享乐的地方,其实有些颇具才情的公子也会去青龙,同时还会唱唱歌什么的,不过图中的妓女颜值似乎不高

 

  图为1901年,在广州的妓院里,两个富家工资与弹琵琶的陪酒女在一起,图中一共有四个妓女,有两个看不到脸,只有背影,看得到脸的那两个,也不漂亮啊,不是吗

 

  图为一组青楼女合影,这张照片叫《上海第五次十美图摄影》,图中的妓女们身穿紧身衣服,展现出诱人的身材,照片看不清楚颜值,姑且认为她们都是漂亮的吧

 

  图为香港青楼中的歌姬,这两位颜值不错,跟电视剧里的差不多,但终究没有电视剧中的那么漂亮,青楼毕竟是烟花之地,在那里的大多数是风尘之女,所以气质方面,是不可能跟大家闺秀相比的

宋代的青楼女子要具备这些技能

  各个行业想要更好的生存下去都有压力,就拿古代的青楼妓女来说,他们必须得成为青楼头牌才能得到顾客的青睐,为自己挣得更多的金钱,然而,古代青楼妓女想要成为头牌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他们必须得学会这些技能才有可能。

  严蕊原姓周,字幼芳,浙江省台州人。像封建时代的所有读书人一样,幼芳的父亲自幼苦读诗书,为求有一天能科场得志,天下扬名,但可惜每每时运不济,名落孙山。

  在封建时代,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读书人一旦榜上无名,就意味着脚下无路。说什么“腹有诗书气自华”,诗书到底当不了饭吃。“气自华”在腹中,别人看不到,脸上的菜色却是人人都看能到的。

 

  为了维持家计,小小年纪的幼芳就出来打工了,工作是在政府经办的歌舞团里做了一名歌舞演员,职责是给各级政府领导提供工作之余的娱乐放松,当时的称呼叫“营妓”。

  两宋时期的娱乐圈没那么好混的,尤其是领头的大姐,对业务能力的要求是相当的高,具体说来,需要具备以下素质:

  首先,要能歌善舞,容貌出众,这是最基本的专业素质要求。尤其唱歌,不能只会对口型,要求在没有乐器伴奏的情况下,能够不跑调清唱,真正的原生态展现;长相也得具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效果。

 

  其次,多少得懂些文学,读过一些比较有品位的书籍,如《诗经》、《唐诗三百首》等等;如果再能懂点历史,看过《史记》、《汉书》之类的就更好了。要是像凤姐那样只看过《知音》、《故事会》等通俗读物,那是绝对上不了档次的,所以只能感叹凤姐生得逢时。

  第三,脑子还要好使,反应要快,最好出口成诗,文章立等可取。酒席宴前,众目睽睽,你构思上几个小时,宴会都结束了,谁还在那儿傻等着你的精神食粮。再说,这妓女写词,本就是领导酒席前的助兴之物,领导才没有那个耐心等你精敲细打呢。

  再次,得品位高。不仅需要经常阅读时尚新锐期刊,还要定期参加各大城市或省会杭州的四季时装首饰发布会,最好能自己设计服装首饰,保证不与别人雷同。

  最后,看男人的品位也要一流,不能抓到篮里都是菜,出得起钱是大爷,那样名声就完了;得挑一些才高八斗、享有清誉的文人学者,名妓对名士,才是品味。至于媚功,这是从业人员的必备条件,略过。

 

  古今对比,不能不让人感叹啊!妓女这一曾经很高雅、很有前途的职业如今是彻底堕落了,再不见严小姐这样高素质的好同志,而是充斥了大批素质不高的好逸恶劳者。面对人数越来越多的文化水平低下者,青楼只能以降低质量来满足数量。青楼的从业者一味追求通俗化、大众化,结果不但葬送了青楼,也葬送了艺术。

  严蕊若生当此时,也一定会感叹:一代不如一代了。严蕊这首词有三个意思:一是说自己本来是不愿意吃风尘这碗饭的,只因为前世的阴差阳错而身不由己;二自己出身低微,没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三是婉转地求助,请有能力的人为自己做主,摆脱困境。其实,这三层意思还可以归纳为更简练的四个字:给我自由!

  关于严蕊的结局,有人说她出家为尼,隐居去了;也有人说她又嫁人了,嫁的是一个丧偶的宗室子弟,当然是纳她为妾,但这个宗室子弟很爱她,以后没有再娶别的女人,事实上享有与正妻一样的待遇。不管是哪一种,严蕊算是有了个好结局,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也是人们对才女美好的祝福。

清末青楼姑娘有何绝活?让男人彻底疯狂

  三等妓院叫“么二”,牌子挂“堂”;四等妓院叫“花烟馆”或“野鸡处”。这很像给妓女和妓院定职称或级别似的。从政府角度,是为了便于管理和税收;从嫖客的角度,可以根据自己的腰包和身份,看人下菜碟;从妓女的角度,是她们的水平和价码。当然,一等妓院的讲究最多。妓院大门一般由砖雕装饰,有匾额书写的店名,或在乳白色灯罩上用红漆写的店名(且都是当时社会名流的题字),门楣上挂有写着妓女花名的花牌。

 

  没有电灯的时候门前有油灯或汽灯,都得是镂空的玻璃灯罩,光绪三十二年(1906),有了电灯,一律换成了明晃晃的电灯。讲究的,门两旁还有对联镌刻在砖雕上面,更讲究的,门前还有牌坊。那劲头儿,一点儿不比大买卖人家差。一等妓院里,每位妓女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房间摆设要讲究,最早的是红木中式传统老床,后来有了席梦思软床,金铜床架,雕镂挂络;还得有各种各样应时应令的摆设,成龙配套,和那些大家闺秀一样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