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抗美援朝中美东线鏖战:志愿军血战死鹰岭阻击美军第1页

  抗美援朝战争中二次战役的东线战场,志愿军九兵团在割裂美陆战一师的情况下,给予其沉重的打击。本文想通过二十军在死鹰岭附近的阻击战,来回顾一下这一历史画面,以缅怀为国捐躯的先烈们。本文中的资料,主要来自1951年3月中国人民志愿军二十军司令部编的《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及二十军军史中的相关部分。

  一、死鹰岭、德洞山口和福克斯高地

  首先,由于南朝鲜和日本所编《朝鲜战争》中一般使用德洞山口或德洞通路(ToktongPass)的名称,而志愿军军战史中一般用死鹰岭或1519高地的名称,所以究竟死鹰岭何指,是个问题。根据贝文*亚历山大的《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一书,第七陆战团的F连配置在一座孤立高地上,该高地(后来得名“福克斯高地”)“位于主补给线以北的德洞关”。日本陆战史研究会编的《朝鲜战争》一书的附图7中也将F连的大致位置画在通过死鹰岭的公路以北。二十军军史的附图中,死鹰岭在公路以南。从《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中死鹰岭阻击战的草图上,看不出F连的位置,但和日本陆战史研究会编的《朝鲜战争》一书的附图7对比可知,志愿军阵地大致在美军阵地(福克斯高地)南面和东面,因为美军占据了福克斯高地,所以志愿军主要伏击阵地在福克斯高地对面的公路以南。结合以上几个不太精确的地图,大致可以分析出,美军所在阵地是德洞山延伸下来的一个高地,在公路以北(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地方被称为德洞山口或德洞通路的原因);志愿军所占的则是公路以南的山峰(草图上未标注名称,应该是死鹰岭的主峰)以及美军阵地以东的一条山岭(倒U型转弯的顶部)。因此,死鹰岭和德洞山通路实际上并非同一地点,也就是说,F连所在的福克斯高地(FoxHill)和死鹰岭(1519高地)的主峰不是一回事,这是必须辨明的,因为后面涉及到的战斗经常会提到这两个地方。

  二、五十九师的任务与具体布置

  据二十军军史,五十九师任务为“以一部兵力在松落洞、广城地区阻击敌人西进和向南逃跑,师主力攻占死鹰岭及其以北、以东地区,切断柳潭里敌人的退路,协同第二十七军攻歼柳潭里之敌”,据五十九师战斗总结中所引军命令第五号,对该师的具体布置为:“以五十九师并二六七团荫蔽集结于小德、闲上里、雪寒岭、庆城、新浦里地区,以二六七团两个营在雪寒岭以东线构筑坚固阵地,阻敌西进;一(二?)六七团一个营在闲上里、庆城二侧地区,坚决阻击柳潭里敌向西南转进,务须确保庆城。该师主力应按时进入庆城以东抢占新兴里、西兴里二侧阵地,切断下碣隅里与柳潭里之联系,并以有力一部由东南向西北配合二十七军攻歼柳潭里之敌,另以一部逼近下碣隅里,协助五八师围歼下碣隅里之敌。”

  据一七七团二营战后关于西兴里阻击战的总结,一七七团的布置为:“三营攻打门岩里,二营随三营跟进,如门岩里无敌,三营在死鹰岭打响后,二营向西兴里阻击[敌]人”。有的书(如《百旅之杰--20军史话》)中,将攻击死鹰岭的任务说成是由一营担任的,似不确。

  三、战斗经过

  据《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中“战役简要经过”一节,“五九师,一七五团于二十七日二十三时三十分进至囦水里与新兴里之间并切断该地之公路;一七七团于二十四时进至新兴里与西兴里之间,并于二十八日三时占领新兴里,于拂晓攻坚死鹰岭一五一九高地,将西兴里、囦水里间之敌大部歼灭;一七六团由丰流里、袂物侧里地区归建,于二十八日三时进至西中里、闲上里、庆城以南一线”。

  据日本陆战史研究会编的《朝鲜战争》一书,28日凌晨2时30分,“约1个连的中国兵,突然投掷手榴弹,乱打冲锋枪,从北、西、南三个方向进攻F连”。而至28日6时30分,战斗大体上结束,F连恢复了原来的主抵抗线,且“中国军队遗弃的尸体有450具”。

  28日凌晨的战斗中,志愿军的进攻部队番号和人数不详,估计很可能是一七七团三营,受到损失比较大,基本丧失了进攻力量。

  总的态势,“十一月二十七日我五九师一七五团、一七七团于是晚及28日拂晓先后占领并控制新兴里死鹰岭(一五一九)西兴里、德洞山(一六五二点六)囦水里以南公路二侧之一五二零、一四一九点二、一三六七点五、一二六七点五、一五四二等高地后,歼死鹰岭、西兴里线之敌美海军陆战一师七团二营一部”。

  28日天亮后,美军开始反击。“二十八日拂晓后,柳潭里之敌约二个营之兵力配以飞机坦克等曾数度向一七五团之一四一九点二及一五二零高地反击,我因整日消耗,伤亡较重,于黄昏即为敌所占。同日,下碣隅里之敌二百余在十辆坦克四架飞机及炮火配合下向我一七七团一三四七高地反击,被我击退”。

  在福克斯高地的F连正抓紧时间抢救伤员、调整部署、要求补给,当日并未出击。白天志愿军也没有再次向该高地进攻。

  28日夜间,五十九师以一七五团二营及一七六团五连分别向一五二零高地及一四一九点二高地发动反击,至29日拂晓又重新占领该两处高地。当天,囦水里美军步兵在飞机、坦克、火炮支援下,再次攻击一四一九点二及一五四二高地,柳潭里之敌则是向一四零八及一二二九点一高地攻击,“我坚持五十六小时(?),乘敌疲困之际,予以出击,敌即溃退至囦水里,我伤亡亦重”。

  29日凌晨,一七七团的部队对F连也再次发动了攻击,有一部分兵力突入了北面第三排的阵地,但仍被美军所击退,29日白天F连发动反击,恢复了原阵地,据称“中国兵死亡在200人以上”。下碣隅里美军早上出动了第七团第二营(欠)支援F连,但受到猛烈阻击,15时只好返回下碣隅里。据二十军军史及《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29日白天“死鹰岭下残敌二百余”及下碣隅里的美军都出动反击,均被击退。志愿军坚守死鹰岭主阵地的是一七七团一连,据称全连伤亡较大,正、副连长牺牲,但守住了阵地,“毙俘敌206人”。由番号判断,原一七七团三营应该是退出了战斗。当日凌晨的袭击战,可能是由该团一营发动的。

  当日夜,五十九师奉命归二十七军指挥,继续控制死鹰岭、新兴里、西兴里高地,阻敌增援和突围。五十九师重新调整了部署:以一七五团控制一四一九点二、一五四二、一五八一点二、一五二零等高地,阻敌向下碣隅里突围;一七六团以一部兵力控制雪寒岭、西中里、一四零八、一二二九点一高地外,主力控制在闲上里地区,待机出击;一七七团固守死鹰岭、德洞山、獐项里、西兴里一线阵地,阻敌西援。

  30日及12月1日战况:“三十日囦水里及死鹰岭之残敌,不断向我一五一九及一三四七高地反击外,[一日]柳潭里、囦水里之敌倾及全力向南突围,我一四一九点二、一二七六点五等高地受敌一个营以上兵力及飞机坦克等整日轰炸攻击,我坚持五十六小时二十五分,一四一九点二高地为敌所占,十八时我组织反击未果。此时一四一九点二高地以北之公路以东山地均为敌所占”。

  30日夜间,一七七团再次组织了一个连的兵力向F连发动进攻,还是未能奏效。这和美军战后总结《中共部队的攻击战斗》中的描述相一致,该书称:“F连独力据守从下碣隅里的师部到柳潭里的第五团和第七团所在地之间的一个隘口,完全被孤立在阵地之中,守了五天五夜。在这段期间,这个连被大约两个营的中共军重重包围。第一晚,他们的阵地遭到猛攻并有一角被突破,但是在天明前又重新夺回。第二晚时,敌军以和前晚约略相同的路线及兵力攻击,也再度被击退。第三晚,虽然F连已经有许多伤亡,但是中共军的攻击也显得软弱无力。接下来两天中,虽然在F连阵地的目视距离内可以看到有大量中共军的活动,但是却没有采取任何攻击行动”。

  2日上午十一时,柳潭里派出的第七团一营到达F连阵地。

  12月2日五十九师重新组织反击,“于六时四十分我仍重占一四一九点二高地,十二时半敌即在大量飞机轰炸扫射及坦克配合下全力向南突围,十时五十五分又占我一四一九点二高地,十三时进占我德洞山(一六五二点六),十四时二十分敌完全控制除一五二零、一三五七点四高地以北之全部高地,二十三时该敌进至新兴里,该时敌步兵一部占死鹰岭以北之小路经长兴里逃泗水里”,“十二月三日由柳潭里南突之敌在飞机坦克等配合下及下碣隅里之策应对攻下,于下午三时全部(二百余辆坦克汽车)通过新兴里与下碣隅里之敌会合。时死鹰岭公路以南之一五二零高地等尚在战斗,惟因部队伤亡及冻伤无力行走出击”。

  此时死鹰岭原守御部队一、三营已经消耗殆尽,由原守御西兴里的二营抽调了一个排(六连的一个排)去增援。西兴里方向的防御在下午二时左右,被敌占前沿阵地,强修桥梁后通过。当日黄昏,二营奉令全部撤至门岩里地区。

  四、战后总结

  《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中,有战后军的检讨以及军对各师执行任务的评价,有关五十九师的讲评如下:

  1、该师首先抢占了西兴里、新兴里两侧阵地,完成了分割柳潭里与下碣隅里敌联系的主要任务,使友邻各部都完成包围攻击柳潭里及下碣隅里之敌打下了有利的先决条件。

  2、配合友邻部队聚歼敌人之任务,未能完满达成,只能说对敌的一大打击和杀伤。苦战了七天多。

  3、该师在执行任务与命令是坚决的,也是积极的,打得顽强英勇尽了其责,但在战斗过程中该师一部分干部和一部分的部队未坚决执行命令和组织战斗与战斗指挥上犯严重的毛病,影响到部署后歼灭更多的敌人,指挥上仍是有缺点的。

  以下举了一四一九高地的争夺及死鹰岭战斗的例子,关于死鹰岭,指出:“对情况掌握和仔细判断研究不足,轻易发起战斗,如死鹰岭攻击三次未奏效,损耗了部队有生力量,亦未能全歼敌人”。

  一七七团的检讨认为,“死鹰岭的敌人本来是可以歼灭的,团的决心是强的,执行命令是好的,但对掌握和判断情况是不足的,有时审查情况和上报情况是不够确定和负责的,结果连[续]数次没搞下来,这师要负责,团亦要负责,因师的情况是团里报的”。

  一七七团受到表扬的是二营,认为其坚守西兴里、死鹰岭地区七天七夜,阵地始终在手中,营副周文江到最后还组织重机,以火力大量杀伤敌人。另外一营的一连因坚守死鹰岭,打退29日敌反击,战后获得集体一等功。

  一七七团被严厉批评的是三营营长沈锡金,认为他在反击死鹰岭战斗中“故意四次弄错方向,拖延命令不执行,自己畏缩,有恐美保命思想,脱离和推托指挥责任,跑去西中(兴?)里二营防空洞逃避战斗”(注:带错路也可能是迷路,因为地形复杂,又是夜间。当时上纲都很高,不一定完全是事实)。

  五、结语

  据日本陆战史研究会编的《朝鲜战争》,F连阵地外侧,中国军队遗弃尸体多达1500余具。这个数字明显是夸大了的。当时美军未能完全控制战场,也没有时间来仔细核对数字,因而不可能是很准确的。二十军整个战役中阵亡人数2963人,如果说在死鹰岭一个团的阵亡人数就高达1500人以上,是不可思议的。从二十军各师情况来看,五十九师的伤亡较五十八师略好,和六十师差不多。12月14日二十军部队整编时,五十八师一七二团只能编一个排,一七三团编一个连(8个班),一七四团编一个连(8个班);五十九师编3个营,每营3个连,每连4、5、6、7个班不等;六十师一七八团编6个小连,每连3-4个班,一七九团3个小连,每连3个班,一八零团3个班。类似的对敌军伤亡数字的估计错误和歧异是战争中很普遍的现象。

  关于死鹰岭攻击F连失败的原因,实际上除了上述检讨中主观上的一些因素以外,主要还是志愿军在火力、装备、供应上和美军存在巨大的差距造成的。这是许多资料中都提到的,美军方面的总结,如《中共部队的攻击战斗》一文中对此也有反映。战术方面经验和总结,《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中也有,如对美军防御规律的分析等,因为太细了,不再一一打出来。总之,从整个战斗经过可以看出,五十九师很顽强,和美军反复争夺,但因为缺乏空中及火力支援,供给极端不足,所以未能达成原定目标。